长江日报-长江网讯 “哇……哇……”3月7日下午5时22分,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内春阳和煦,一阵响亮的啼哭声划破住 院部3楼的宁静。该院8名医护人员全副武装,忙碌1个多小时,为一位疑似感染新冠肺炎的产妇进行剖宫产,顺利诞下一个7斤6两的健康女婴。

3月7日,协和医院西院隔离病区手术室,婴儿穿好衣服后就要与妈妈分开送往武汉市儿童医院,助产士谢桂香让妈妈再多看一眼自己的孩子。

经过医护人员精心治疗,2月底,王宁拿到了出院证明,随后进入酒店接受隔离观察。他依然会每天刷着疫情的新闻,看到治愈人数不断增加就会特别高兴。

入院后发了生活用品,有拖鞋、牙刷、牙膏、抽纸、香皂、接线板、保温壶、移动台灯、拖鞋……一共有十多件。每个人的铺盖全是新的。

因为爱看书,也喜欢讨论书里的内容,我和旁边床位的病友成了朋友。看书时就互相拍照记录这一刻,做个纪念吧。

新冠肺炎剖宫产手术,要近距离接触患者,进行有创操作,风险极大。但看着一个个新生命安全诞生,陈岚和同事们觉得,所有付出全都值得。 护士长林琳介绍,截至3月7日晚,科室已收治43名孕 产妇,顺利接生23名健康婴儿,且无一感染。(记者孙笑天 摄影记者陈卓 通讯员涂晓晨 聂文闻 金煦)

隔了两三米远,有个穿防护服的人叫我。他的护目镜上全是水雾,我从姿态上辨别出好像是我儿子:他是一名警察,疫情暴发后工作非常忙,我们很久没见过面了。

伙食相当不错,水果牛奶都有。后来在正餐外会发点小零食,每天都能吃到鸡蛋。

出院与心愿:盼望疫情早点结束

住进方舱医院没多久,志愿者队伍也组织起来了,病人自愿报名,帮着医护人员分担点简单的工作,发发午餐晚餐什么的。

经过一系列严格的手续,我拿到了出院的爱心小卡片和出院证明。医护人员帮我打包行李,我把医院里发的没吃完的桂圆和中药都带走了。

江岸方舱医院。受访者供图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安顿好后,有护士来询问我的基本情况,比如有没有咳嗽等症状、有没有基础性疾病等,然后测量体温和血氧、心跳。

我也没想到,自己62岁生日是在方舱医院度过的。

医护人员很辛苦,态度特别好。据说他们每六个小时换一次班,期间不吃不喝,防护服密不透风。每天定时给病人测血压、血氧饱和度等等,然后记下来。

王宁成为医院志愿者中的一员,为医护人员分担一些工作。受访者供图

原本许多病人跟我差不多,以前不知道方舱医院怎么回事,多少有些心存疑虑。这次生日聚会拉近了人们之间的情感距离,我们的情绪从原来的不安转向积极乐观,信心在增加。

有意思的是方舱医院里的文化生活。每天大厅都会分时段响起广播,有时是宣传疫情防控知识,有时是一些相声小品之类的节目。放音乐的时候,会有病人跟着跳舞了。

后来医护人员拿来一个小喇叭,把手机放在喇叭旁边,音乐声音更大了,慢慢地大家跟着一起跳,当作锻炼身体。要不然,就是一起做做广播体操,或者唱歌。

我本能地冲他喊了一声“别过来,该干嘛干嘛,我有医护人员照顾。”一来担心自己的病传染,二来也不想影响儿子的正常工作。

方舱医院里的阅览处。受访者供图

在这里,我听到最多的两个字就是“谢谢”,医护人员们每次都回答“不用谢”,说来这里就是为了病人,你们好了,就是我们最大的欣慰。

平时进行剖宫产,只需一身手术衣、一副手套,现在43岁的副主任医师陈岚需要穿一件防护服、一件隔离衣、一件手术服,还要戴3层手套、护目镜和面屏。负压手术室里,穿着如此厚重的装备,几分钟就出一身汗,护目镜里朦胧一片,手术时,更多依靠的是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手感。

2月14日,我带着几大包行李,在社区统一安排下来到江岸方舱医院。

医护人员不容易,我们想让他们看到武汉人最好的一面。

这么多不同性格的病人住进方舱医院,有摩擦在所难免。有的会找医护人员反映,但外地来的医护人员们大多听不懂武汉方言,我或者其他志愿者出来当“翻译”,或者私下调解一下,事情就过去了。

入院第三天,我见到了儿子,抓紧时间小心翼翼合了一张影,然后就叫他赶紧去工作。我们一家三口都是党员,在这个时候,更要站出来。

此前,在方舱医院里,医护人员为王宁等病人过生日。受访者供图

医院门口一个临时搭起来的大帐篷,进门的手续很严格,要核实身份、消毒、安排床位……我估算了一下,那个大帐篷长度大概有十来米。

方舱医院里发放的生活用品。受访者供图

还有人在读书。方舱医院为病人想得很周到,设立了阅览处,一个病区可能有三四个书柜,都是满的,军事、历史、文学……各种书应有尽有。

经过十多天的精心治疗,2月27日,我得到通知,连续几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可以出院了。

江岸方舱医院很大,分不同区域,我在A区。基本适应了医院里的生活后,我和其他病人一样,会在活动时间四处走走。

2月13日,核酸检测结果显示阳性,王宁确诊,并很快被安排住进方舱医院。在接受治疗的14天中,他看到了方舱医院如何逐渐运转有序、人们的情绪如何从疑虑转为积极乐观。

进入方舱医院第四天,17日早晨,医护人员们推来一个大蛋糕,说是要给所有生日在2月份的病人过一个集体生日。大蛋糕放在病房中间,医护人员带头唱着生日歌,然后切蛋糕分发给每一位寿星。

带来的行李用不上,我就打包放在床边。医院里24小时供应开水,随时可以去打水;每个人还发了3盒药和2袋中药。

医院的灯是通宵亮着的,但给病人准备了遮光眼罩和耳塞。移动厕所设立在医院外面,晚上需要去厕所,小台灯就派上了用场。另外,还有全新的轮椅。

手续办完,护士喊我的名字,把我带进去,还帮我提了一个行李。进门后,一大群穿着防护服的人跑来接我们,防护服上有标记:医生、护士、公安等字样。

难忘的生日聚会和好转的情绪

王宁和医护人员合影。受访者供图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如果哪个病人症状比较严重,医生和护士会频繁过来询问身体情况,必要时会迅速安排转到医疗条件更好的医院。我旁边床的病友,有一个来了不到两天就转走了。

3层手套会不会影响手指灵活度?护目镜花了会不会影响伤口缝合?2月4日,第一次进行新冠肺炎产妇剖宫产 时,陈岚心里没底,但真的走进了手术室,所有的顾虑都忘 了。“手术很顺利,只是要耗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平时半个小时的手术用了1个半小时。”

江岸方舱医院临时党委发给我一个志愿者荣誉证书;还有一件羽绒服,那是天气预报有大雪时,医院提前发给我们御寒的,我也带走留作纪念。

王宁有一个心愿:希望这场疫情快点结束,所有病人都能得救,所有医护人员都能好好歇一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