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往日竞品手机,大概是罗永浩第三场直播最大的噱头了。

但遗憾的是,4月16日罗永浩的第三场直播延续了前一场直播数据的断崖式下跌,就连一加CEO刘作虎空降直播间,也没能为罗永浩拉升数据。

总而言之,大佬直播不易,且看且珍惜。

“我们店通过微信群开展线上业务,效果蛮好的,已经有3个微信群,服务超过1000名顾客。”国际化妆品连锁品牌丝芙兰天河城店的销售员李小姐说,“在群里,我们会发布一些微信群专享优惠价和秒杀活动,顾客可以通过微信或者小程序购买,销量还是比较可观的。”

如果说在前两场直播中,罗永浩通过为小米手机代言、剃掉蓄了十多年的胡子,成功塑造出一个理想主义者向世俗妥协的悲情形象,如今随着一场场直播稀释下来,大家对罗永浩的印象也逐渐变为一个被迫还债的中年网红企业家。

刚刚结束的清明连假期间,台湾多个景点出现人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6日提出,民众若在连假期间曾到人潮拥挤的地方活动,应自主健康管理14天;有关“五一”假期安排,将根据疫情变化作出调整。(完)

打通线上销售渠道后,实体门店的销售人员也可以全部变身主播。未来,品牌还可以将门店打造成一个直播基地和出货平台,前端做样品展示,后端有供应链和强势渠道作为支撑。

回顾一下疫情发生以来民进党当局“见缝插针”的本事就会发现:他们真的是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编织谎言的机会——疫情之初,民进党当局把“台湾不加入世卫就会造成防疫缺口”这个早已不新鲜的谣言又拿出来重炒,想趁乱加入世卫组织;在湖北台胞返乡的漫长过程中,民进党当局不惜把这些台胞当成“人质”,不断攻击抹黑他们,更以台当局行政部门负责人苏贞昌的“苏式谎言”为代表,无中生有出了一连串荒唐的谎言,试图在两岸同胞间制造对立;他们还大肆宣扬早在去年12月31日就已发电邮告知世卫组织在武汉出现的病毒会人传人,想把自己美化成疫情的“预警者”,却被世卫组织的回应狠狠打脸……

“罗永浩直播不太注重互动,但直播间里的粉丝其实是需要存在感的。”红播短视频直播基地负责人诸葛兄对「创业最前线」说,“直播不仅需要台前主播,还需要粉丝和主播进行高效互动,这样才能完成一场成功的直播。”

目前全台累计373人确诊,分别为321例境外输入及52例本地病例。确诊患者中5人死亡,57人解除隔离,其余仍在住院隔离中。

不同于司空见惯的网红直播,企业大佬们略显笨拙的直播技巧和拼命为企业赚吆喝的举动,构成了一场直播间里的奇幻秀。

毕竟,一火20年的只有罗永浩一个。很多初代网红企业家基本都不再活跃于社交一线,即便是雷布斯这样红极一时的互联网大佬,也有梗不够用的一天。

对于民进党当局这一次的歪曲事实,国台办新闻发言人朱凤莲强调:根据有关法律和规定,国务院决定于2020年开展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普查的标准时点是2020年11月1日零时。在大陆居住的台湾居民属于普查范围,不在大陆居住的台湾居民不属于普查范围。

罗永浩最早就通过讲课经历和牛博网塑造起一个愤青知识分子形象,后来又因“怒砸西门子冰箱”而蹿红了一把,随后进军手机领域,喊出“锤子会收购苹果公司”更让人们侧目……随着社会从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发展,各类网红起起落落,罗永浩却是如今鲜少还活跃在公众视野里的初代网红企业家。

平台为了招揽直播大户会纷纷推出资源扶持政策,企业主发力直播也算是蹭了一波流量和市场红利。

民进党当局这几年总是嚷嚷着要打击“假新闻”,为此他们强势“修法”,只要发出不利于民进党当局消息的媒体都会受到处罚,“绿色恐怖”一时遍布全台。但讽刺的是,“农委会1450网军”、杨蕙如“卡神案”等事实却在不断证明:民进党当局才是那个最大的“假新闻制造中心”。

“直播电商的出现重构了商业路径。”他向「创业最前线」透露,以大佬直播带货为例,创始人直播的品牌宣传意义往往大于带货本身,因此在大佬的带动下品牌代理方和渠道商也会加入到直播队伍中。

“现在天河路商圈多家商场都通过微信、抖音、网上商场等渠道开展线上业务,为顾客提供线上服务,服装、百货、商超和餐饮等商铺都有参与,相当于把整个商场搬到了网上。”广州天河路商会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商场为应对客流减少,纷纷开展线上业务。

然而,无论是为了恰饭还是活命,对企业家来说都不是易事。

(图 /抖音直播带货)

罗永浩虽然首场直播成绩不错,但从专业角度看,选品、场控、直播技巧和整体节奏把控都不够理想。比如他的天马行空放在以往的发布会上就是有趣的串场,但放在带货直播间内,接地气式的闲聊天却会导致大批观众离场,更不要提念错品牌名称等重大失误了。

艾瑞咨询《中国企业直播服务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受在线教育和电商直播拉动,2019年企业直播市场收入规模达到14.8亿元,预计2020年规模将超过35亿元。

诸葛兄认为,鞋服等行业产品单价相对较低且需求量大,消费者尝试线上购买门槛低、如果购物失败缴纳的学费也少,因此试水意味重。事实上,很多实体行业上线直播后反响都不错,就连一些服务类产品如装修、理发等也纷纷布局线上。

眼见不少公司都享受到网红企业家的“人设红利”,以至于长期以来风险投资圈都奉行着这样一套规则,即“要想拿投资,先成为网红”。

而这些小小的直播间,正在成为网红企业家的“批量制造机”。

(图 / 罗永浩4月1日直播截图)

天河城推出线上下单、抖音直播、“宅”急送等活动;天环广场将美妆促销节与线上销售结合,打通新渠道;正佳广场举办“HI百货直播”,并通过公众号导流给商家增加了收入……疫情之下的广州天河路商圈,太古汇、天河城、天环广场等商场正积极发展线上服务等新业务,开拓新市场和销路,正努力走出冬日,开始“苏醒”。(完)

「创业最前线」还观察到,鞋服、快消等领域的企业大佬更愿意迈出直播的第一步。

一把手和公司深度捆绑,也让后者难免带有企业家个人风格的烙印。

护肤品牌林清轩创始人孙来春也从今年2月开始直播,从他经常出现的口误和对直播规则不甚了解的状态,不难看出他是一名直播新手。虽然在商场驰骋半生,但是直播前夜他还是紧张到失眠——设想一个老男人直播只有几十人观看,最后一瓶也没卖出去该怎么办?

与此同时,岛内的多家媒体也加入了这个造谣抹黑大军,有的说“大陆送给法国的防护服一撕就破”,但事实是那些防护服根本不是大陆送的;有的说“武汉方舱医院只有一个厕所,24小时排队,每人只能上2分钟厕所”;甚至有电视台打出“中国病夫”的字幕,“反中”竟然反到连自己祖宗都不要了……而这一次,大陆即将进行的人口普查也成了他们搬弄是非的话题。

“疫情发生后,我们就开始了消毒、测温等措施,并根据广州市的防控要求,防控措施也在不断调整中。”天河城物管部总经理廖先生说,截至2月21日,该商场的应急方案更新到第10版。

2014年,国内智能手机市场遭遇增长瓶颈,小米则通过将CEO雷军捧成网红而成功突围。其中一个标志性事件是,雷军在印度开新品发布会时,略带口音的英文被网友发掘并剪辑成鬼畜视频“Are You OK?”,成为B站的镇站之宝。雷军本人也被网友亲切称为“雷布斯”,很多雷布斯个人的粉丝后来也转为了“米粉”。

在诸葛兄看来,早期直播都以娱乐内容为主,从2019年开始直播电商才进入高速发展期,“进入全民直播时代”,而疫情更加速了这一进程。

群嘲归群嘲,作为火了17年的资深网红,他自带的话题性和流量也早已被证明是一座营销金矿。

最初,罗永浩宣布进军直播界时,圈里圈外的嘲讽声不少,比如“终于成为年轻时自己眼中最讨厌的人”,甚至有不少老锤粉表示对罗永浩“很失望”。

时间再往前去到今年2月底,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也开始在快手上直播,在他2小时的首场直播中,共吸引了98.6万人观看,获得49.8万次点赞。

在这一过程中,企业大佬打头阵的优势在于能够调动资源,在资金和团队执行力上领先他人,网红企业家的社会影响力也会多少平移到网络世界。因此大佬入场直播在最初阶段普遍能获得较大声量,起步比一般网红更快。

同时,线上的体验场景多样,远远比线下导购的辐射范围广,转化率也高。最重要的是,过去品牌和消费者之间信息不对称,直播能够减少消费决策环节,将真实的用户意见及时反馈给企业。

当然,大佬从幕后决策走到台前卖货,或许还出于业务试水和探索新路的考虑。毕竟,相比传统图文等营销方式,短视频和直播的信息密度高,能够充分展示商品细节,且真实感强,亲身试用体验还可以增加观看者的信任感。

除了疫情防控,“共渡难关”是天河路商圈各商场和商铺提到最多的另一个关键词。据不完全统计,受疫情影响,天河路商圈各商贸体人流量同比下降80%,零售、餐饮和娱乐等行业的商家营业收入同比下降均超过70%。

另一位风头正劲的网红企业家则是梁建章。作为携程创始人和人口学研究者,他时常会因为某些“另类”的人口学理论而莫名出圈。

在与天环广场一街之隔的天河城,为应对疫情,调动了300人在岗三班倒,从与社区服务卫生中心联动防疫,到消杀组消毒,都制定了详细的应急方案。

众所周知,民进党有一个“每逢选举都会想方设法造谣抹黑大陆”的“拿手好戏”,一方面可以操弄岛内对大陆的敌意,进而破坏两岸关系、捞取“台独”利益,另一方面还能借此转移民众对其执政不力的批评。虽然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早在今年1月初就结束,但造谣抹黑大陆的戏码却随着新冠疫情的开始和发展变本加厉、没完没了。

“广州复工以来,天环广场客流逐渐回升,现在每天约6400人次的客流量,虽仍低于去年同期,但比起疫情刚暴发时,还是增加不少。”天环广场物业部助理总经理孔秀慧表示,应对日渐增多的客流,商场通过铁马围蔽,将原本“四通八达”的开放式出入口收紧为6个,人员进入必测体温,同时增加消毒清洁频率,并开展商铺开店登记和人员摸查。

虽然首场直播后来被媒体评价为“史诗级无趣”,但带货成绩却再次验证了“真香”理论。在4月1日晚罗永浩的直播首秀中,交易总额高达1.1亿元,整场直播累计观看总人数超过4800万。

全长约2.8公里的广州天河路商圈,被称为“华南第一商圈”,沿线商户近万家,商业零售总面积近120万平方米,2018年实现商品销售总额逾1.2万亿元人民币。

当日新增的9例境外输入病例分别为5男4女,年龄为20多岁至40多岁,发病前活动地为美国、英国、冰岛及印度尼西亚。其中,有3个病例都是3月30日搭乘同一航班从美国返台,目前该航班累计10人确诊。4月2日起全机人员已被列为居家隔离对象密切观察。

最近一段时间,他分别在海南、西江苗寨、湖州和深圳完成了多场直播,为了配合当地风土人情,梁建章还专门装扮成唐伯虎、苗寨同胞甚至书生等特色造型,向直播间的老铁们售卖星级酒店券,网友们纷纷表示:“大佬太拼了!”

“现在每天19点到22点,我们都会在抖音开直播,除了有名模和服装主播为顾客讲授流行趋势和服装穿搭技巧外,还会介绍应季服装和优惠活动,很多顾客收看后都会下单,效果还不错。”歌莉娅的员工周小姐告诉记者。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渐趋稳定,天河路商圈的街道上,人流渐涨,其中的天环广场、正佳广场、天河城等购物中心也迎来客流复苏。

对于供需不平衡导致的库存问题,品牌在线上积累粉丝后可以通过直播电商接触用户,并根据粉丝的需求作出调整,实现从“人找货”到“货找人”的转变。

但罗永浩不以为意,在他看来,那些直播网红不如企业家和知识分子的言论不过是个别看法。72年生的罗永浩认为自己在事业上还能承受5、6次失败,在精神上则可以承受无数次失败。

4月17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其中旅游、餐饮及实体娱乐等行业受冲击最深,大批从业者被迫在家待业。

从去年至今,在直播电商风口之下,除了淘宝、抖音和快手这些声量颇高的企业之外,还有不少新玩家涌入,如小红书、拼多多、蘑菇街、斗鱼和百度等。

据中央社、中时电子报等台湾媒体报道,新增本地病例为未满5岁的男童,是此前确诊患者的同住家人,目前该起家庭群聚感染已被列出175名接触者。

前有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在多地直播玩起Cosplay(角色扮演),在线售卖折扣酒店套餐券;后有红星美凯龙五大总裁一齐亮相直播间。一边是大佬们掀开面纱为广大吃瓜群众展示人设,另一边则是看客们贡献的高转化率和出货量。

自罗永浩4月1日直播卖货以来,企业界掀起了一股“大佬直播”的小风潮。除了罗永浩,疫情期间靠直播翻红的企业家不少。

除了微信群,抖音也是店铺开展线上服务的另一重要平台。

因此,在这种特殊时期下,大佬亲自下场直播带货的重点不仅在于提升销售量,还在于对行业信心的提振。

在4月15日的直播中,梁建章共实现了2201万元的支付交易总额。在1个多小时的直播中,累计观看人次289万人,互动近200万次。梁建章和网红主播、观众的亲切互动,也让直播间评论区被“跟着梁总‘睡’就对了”刷屏。

这还只是失去流量的烦恼,如果网红企业家个人信誉或道德出现污点,则会直接给企业造成打击。

事实上,除了部分具有表演型人格的创始人之外,大多数企业大佬在线营业、直播带货,更多都是受环境所迫。

还记得章泽天(奶茶妹妹)曾经给京东省下十几亿广告费,但创始人一朝沦落,企业声誉不免会受到影响;生态大佬贾跃亭凭着疯狂撒钱吸引了影视圈一票明星投资人,但当生态骗局被戳穿,他败走美国沉迷造车,“下周回国”也成为心照不宣的笑料。

如果从风险角度考量的话,企业大佬走网红路线、和公司过度捆绑,也可能会带来潜在的经营风险。

所以,民进党当局是要在造谣抹黑大陆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吗?当他们把“甩锅大陆”“造谣大陆”当成抗疫的主要工作,谁去解决那些攸关台湾民众切身利益的事情?当他们吹嘘的“防疫神话”已经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缺口,当他们操弄的“口罩外交”在国际上闹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笑话……民进党当局却还在想着怎样制造出比新冠病毒更“毒”的政治瘟疫,这种将政治私利凌驾于台湾民生福祉之上的恶劣行径,总有一天会让“台独”势力自食恶果。

网红企业家凭借自身影响力为品牌宣传,或直接为产品代言,其实并不少见。

如今这句话稍作修改或许会更加贴切——“想要活命,先成为网红”。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图 / 梁建章4月2日直播截图)

不过,他朴实的直播风格也吸引了一批种子用户。孙来春的首场直播就有6万人在线观看,最终实现40万元的销售额。

“但直播其实很辛苦,大佬工作安排紧凑,日后直播频率可能会打折扣,”诸葛兄说,“如果做成一档栏目比如一周只播固定次数,或许可行性更高一些。”

而与他几乎同一时期走红、荣耀回国创业的张朝阳,在十几年前还是一个会在天安门广场玩滑板的叛逆青年。随着搜狐从互联网江湖的第一梯队滑落,张朝阳也和他的养生瑜伽一起被互联网遗忘。

而梁建章除了在首场直播时略显紧张外,此后很快便进入角色,这也得益于幕后团队的支持。据携程相关人士透露,第二场直播留给团队的准备时间不超过一天,而在24小时内,整个营销团队就需要解决前期策划、场控、选品、抽奖、推广甚至前端预播和风控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