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6月6日下午,澳大利亚悉尼上万人举行反对种族主义集会游行。参加集会的民众戴着口罩聚集在悉尼市政厅周围,举着写有“黑人的命也是命”“我不能呼吸”“结束种族主义”等字样的标语牌,在组织者的带领下进行游行。 中新社记者 陶社兰 摄

据CB Insights,2016年CVC投资金额占到VC投资总规模的1/3,到了2018年CVC投资金额已经超过传统VC。其中,互联网科技投资占据了CVC半壁江山,越来越多企业开始重视通过投资来构建更庞大的生态。

通常意义上,巨头比创业公司抵御外部风险的能力更强。但这份“稳定”也带来了副作用——内部更易丧失敏捷性与创造力。因此,巨头需要引入外部的力量来激发竞争与创新动力。如同鲶鱼的搅动会延长沙丁鱼的寿命,即所谓的“鲶鱼效应”。

这个数字虽不是直接答案,但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当下不只创业难,“守成”也在变难。为了稳固基本盘,几乎所有科技巨头都在加大研发投入、持续招揽人才,对冲掉队的风险。

微软旗下业务众多,但主要投入领域集中在PC、电子游戏、AR&VR、开源服务、企业软件、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其中,云计算、企业软件和人工智能是目前最核心的业务及收入来源,因此也是投资战略的主要阵地。

有利于并购,拓展投资标的

获取市场最新认知实践

科技巨头的阿喀琉斯之踵?

谷歌本身的广告营收占比极重(超过85%,自有产品如搜索引擎、YouTube、Gmail、Google Maps等均有重要贡献),但同时,母公司Alphabet也有不少富含想象力又无比烧钱的项目,如自动驾驶Waymo、智能硬件Nest、飞行器Wing 等。Google Ventures似乎承袭了“全面开花”的思路,过去十年广撒网,但医疗、生命科学和人工智能仍是谷歌投入资金占比超过10%的前三大垂直领域。

2012-2016,Facebook陆续进行了多项重大投资并购。以下只是一些代表投资案例,它操盘的并购交易数量早已过百。其中,Messenger从Facebook主应用剥离而来,Instagram是2012年近10亿美元买下,WhatsApp和Oculus也是巨资收购。

彼时,谷歌刚刚起步,亚马逊涉足电商不久,苹果壮士断腕、削减多条产品线以求变,至于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还在念高中。

2008年开始,腾讯就在做游戏全产业链的投资布局:上游的游戏研发+运营,中游的赛事策划+内容生产,再到下游的泛内容传播+消费(以刺激游戏玩家和广告商买单)。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李朝晖曾透露,腾讯已是全球最大的游戏投资人,游戏投资超过一百家,并且结合了少数股权、控股、全资收购等多种投资方式。

如今创业似乎越来越难,门槛变高,死亡率攀升,几乎每个领域都有看得见的巨头笼络了最顶级的资源和人才。那么在过去几十年,巨头们更好过了吗?

12日,英方表示将不会延长今年年底结束的“脱欧”过渡期。这意味着若英国与欧盟未能在年底前达成一份贸易协议,英国将“无协议脱欧”,互为重要贸易伙伴的英欧双方将重新回到世界贸易组织框架下开展贸易。舆论认为,这种情况一旦出现,将造成“双输”局面。

值得一提的是,Intel Capital的投资风格也相对激进。2018年,英特尔领投与独家投资占其总投资的比例为36.7%,远超同行,不过这一比例在2019年有所降低。Crunchbase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风险投资市场里,Tiger Global以54笔领投数量位居第一,成为全球最活跃的领投者;紧随其后的是腾讯,领投了53 轮。碍于本身业务发展和投资规模,Intel Capital领投数量为24,位居第15。

有利于理解高增长公司,与风投合作

微软、Facebook的成功并非个例。事实上,探索投资事业更早的是英特尔。

如果我们转换视角,复盘其过去几年的投资并购思路,也许会有新发现。

腾讯选择了后者,用支付作底层,用合作而非主控的方式叠加多个垂直业务。也因此,Facebook后来尝试做外卖、打车并不顺利,其他垂直生态叠加到它的原有生态上,效果差强人意。

它最早可以追溯到微软2012年推出的第一支创业孵化器基金:Bing Fund。基金与bing搜索引擎同名,旨在广泛寻找Web、台式机、移动端等平台的新项目,为其在线服务部门(OSD)获取灵感。

获取技术准入,增强技术实力

M12说来有些曲折。

云计算方面,Azure对微软的长期增长颇为重要,因为它不仅提供云服务,还为微软的软件运行、游戏设计及PC产品提供坚实基础。自从纳德拉上任CEO后,Azure就取代Windows成了微软在投资、并购和产品研发方面的新重点。

总的来看,CVC在全球科技巨头的实践中已取得了一系列效果不错的示范性效应,这种效应也传导到国内。我们看到中国的互联网科技巨头,不管是BAT,还是京东、美团、头条等,均成立了专门的投资部。最终,每个公司都是根据自己的商业模式和能力选择了最合适自己的路,通过投资构建起更庞大的商业生态。

Ernst&Young Consulting 曾用关于美国标普500公司的研究及统计数据回答过这一问题:过去60年,美国大公司分崩离析的速度在加快。上榜公司的生命周期普遍从60年缩减到20年。

CVC带来了全球示范效应?

它最初成立是为了投资可能成为英特尔半导体产品买家的初创企业。但近年来,其投资业务也在往多元化发展,对于人工智能、网络安全和5G均有涉足。这并不意味着它丢掉了初心。2008年以来,英特尔投资的早期公司在其后续收购交易中占比 15.5%,尤其在VR、可穿戴设备等领域成绩斐然。

翻开最新一年的财报,可以看到微软确实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Office 套装营收占比25%,Azure(公有云)占比 24%,Windows占比 18%,游戏营收占比 9%,浏览器广告(Bing)占比 6%、硬件(Surface等)占比 5%,甚至三年多前收购的领英也能为母公司贡献5%营收。

早在1991年,老牌科技巨头英特尔旗下CVC部门Intel Capital就已问世。据金融数据公司PitchBook,Intel Capital堪称CVC领域颇为古老和忙碌的玩家。

在这样的情况下,借助投资来寻找外部标的,以期实现共赢,成了科技巨头普遍采用的长线策略。

截至目前,从收购项目数量看,微软云的投资规模已超越亚马逊两倍之多。近期最为知名的一桩收购要属GitHub,这笔高达75亿美金的交易已成为该行业收购历史之最。

声明说,双方将在7月加紧谈判,希望为在今年年底前达成贸易协议“创造最有利条件”。

CVC本身也是长期投资者。相较于需要从LP募资的传统VC(投资存续期在5-10年不等),CVC基本使用企业的自有资金,因而不受投资存续期限制。另一方面,虽然同为风险投资,但CVC和VC的诉求不尽相同,财务回报往往不是首要目标,投资决策需要结合企业战略发展等多重因素。

可以看到,M12作为微软最重要的CVC部门,始终坚持目标明确的驱动式投资——于内、外部同时寻求创新技术,以早期投资+中后期收购的方式将可行产品融入微软生态,以巩固其产品和服务的不可替代性。

这当然得益于高层的谋划布局,如激发云服务活力、设计新的办公软件售卖模式等举措,都已被证明行之有效。但细看会发现,微软近些年在技术和产品层面上似乎并无大的创新。那么,该如何解释微软近年的长足进步?

早在1999年,微软已创下6000亿美元的全球最高市值记录。

微软一边为Azure背后的技术买单,另一方面也顺手将不少被投公司或潜在标的转化为云服务的使用者。这类似于腾讯在游戏主营业务的长线投资策略。

2012年IPO前,Facebook用户高速增长是公司市值上涨的主要驱动力。这时 DAU和人均使用时长激增,但商业变现很克制,信息流广告尚不是主流。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但自IPO后,Facebook开始重点发展信息流广告,此时广告收入=DAU*人均Feeds*Ad load*Ad Price。后来几年Facebook不断优化策略,平衡广告单价和曝光量,以此对广告营收水平进行有效调节,商业变现顺风顺水。

当天,英国首相约翰逊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欧洲议会议长萨索利举行视频会谈。会谈后发表的联合声明表示,英欧双方认为需要“新动力”来打破目前的谈判僵局。

投资对科技巨头的加持几何?

Story可以说是再造了一个Facebook,但这一切,听起来和微信的产品战略完全不一样。《财经》曾问过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Facebook 大部分是收购、较少涉足少数股权投资,而腾讯正好相反,是什么造成这样的差别?

除公司直接投资之外,微软设有三个部门共同承担CVC功能:风投部M12、孵化器 ScaleUp,以及Microsoft for Startups。后两者侧重于对接、孵化新公司,事实上发挥最大作用的是M12。

然而仅十年之后,苹果正式崛起。iPhone 横空出世没几年,苹果就在2010年登顶全球市值榜首,一时风头两无。没落的微软则忙于应付PC需求放缓的难题。

英国于今年1月31日正式“脱欧”,随后进入为期11个月的过渡期。英欧双方在此前举行的四轮未来关系谈判中分歧严重。

不过因为目标过于宽泛,该基金存在时间并不长。到了2013年6月,微软决意收拢目标,把精力聚焦于更早期的种子阶段投资,于是有了微软风投部门——Microsoft Ventures。

谷歌作为硅谷的后起巨头,旗下CVC部门也是非常活跃的投资者。风投部门 Google Ventures在2018年共完成 82 笔交易,投资规模超过50亿美元。

当然,科技巨头对冲风险的手段可不止一种。

眼下看,Instagram主导的Story广告形式更为品牌广告商所青睐,加之长期以来提倡弱关系、泛社交,鼓励用户使用Explore功能探索优质内容,因此短期并未遭遇Facebook类似的用户老化问题。Facebook表示,Stories分享和观看量绝对规模会超过信息流本身。

得到的回答是:一切区别在于如何架构你的产品和商业模式。Facebook核心思路是用一款很薄的产品去服务35亿人群。而腾讯相反,它在2013年面临一个抉择:究竟是把微信变成一个更简单的产品去国际化;还是叠加垂直服务并且做深,变成服务国内10亿人口不同需求的超级app?

BCG报告表明,为了在业务流程、产品、服务、商业模式等层面展开变革,投资并购、战略合作、研发投入、设立孵化器都是科技巨头的可选项之一。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项,即为CVC投资。

到了2018年,微软王者回归。截至当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微软市值达到7798亿美元,超过苹果和亚马逊。这是微软自2002年以来首次以全球市值第一身份重回大众视野。

CVC投资主要出于以下七大原因。归根结底,根本原因只有一个:外部借力、打破“创新者的窘境”。

与传统VC不同,CVC并非是独立机构投资。它一般由公司所设立的风险投资部或战略投资部具体执行,依托公司自有资本和业务来制定策略、作出投资决策。

但在2014年风口浪尖之际,微软迎来了新任CEO纳德拉,而这也成为关键之年。此后,其转型之路渐入佳境,不仅走出过度依赖Windows的泥沼,同时也迈向了云计算、开源软件的广阔天地。

以美国五大科技巨头苹果、亚马逊、微软、谷歌、Facebook为例,2016年财报中披露了如下数据,可以看到,哪怕相关成本普遍占据当年营收的10%(甚至 20%)以上,对技术研发投入的决心也依旧坚定。

2012年左右,很多人都认为,以苹果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热潮将起,微软可能会是下一个诺基亚/摩托罗拉,成为一段尘封的历史。

从定位看,Facebook侧重于成年人的真实社会身份,Instagram主要面向年轻群体,WhatsApp相对大众化且具备企业用户和支付功能,Oculus则是布局VR、从软件拓展至硬件的重要一步;五款产品有足够的差异化,覆盖了需求不同的各层次用户群。不过从商业化角度看,Facebook本质上还是一家售卖用户时间与注意力的广告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