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贵阳9月18日电 题:把“最能打的人”放在最需要的地方——聚焦贵州未脱贫县里的“助攻干部”

新华社记者胡星、石超、向定杰

非科班出身,成为顶级技术专家

在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为支持未脱贫的从江县和榕江县,当地也从已脱贫出列县提拔38名优秀干部到两县担任乡镇党委第一书记。去年7月,因在脱贫攻坚中表现突出,时任雷山县丹江镇党委书记的李晓生被提拔为州扶贫办督查专员,随即就被抽调到从江县加鸠镇。“脱贫攻坚让我得到历练,我一定不负重托!”他说。

作为一个技术痴,多隆除了去食堂吃饭、睡觉和上厕所,他把剩余时间全都拿来写代码,哪怕现在已经是阿里技术岗里最顶级的P11,还是没有一个独立办公室,依然和其他同事一起工作,只要其他人有技术上的问题,总是随叫随到,态度和蔼。

驻村干部朱永才说,以前一年四季都在保供水,大家都成“水利专家”了。去年得益于帮扶督导,村里利用政府帮扶资金,重修了供水线路,管道也从塑料管换成镀锌管,饮水再也不成问题了。

但是多隆却不认同自己“封神”的说法,他说,“就是解决问题嘛,想要解决代码问题就得不断试错,先要找问题,然后定位问题,有时经常在家里搞到很晚,还是有很多东西还是搞不出来。”

多隆后来回忆说,那天他们一行人被叫到马云办公室去签一份秘密协议,协议是全英文的,估计除了马老师没有人能看懂。

去年以来,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就从已脱贫县和非贫困县抽调289名乡镇(街道)党委、政府主要领导和业务骨干组建脱贫攻坚“同心助攻团”,奔赴未脱贫县开展助攻支援。

在阿里内网里,多隆的个人页面被打得最多的标签是“神”、“大牛中的大牛”。

阿里行颠(CTO张建锋)曾这样评价多隆,“多隆做事一个人能顶一个团队,比如说写一个文件系统,别人很可能是一个项目组,甚至一个公司在做,而他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

多隆写的代码几乎不需要测试,这是他能够“封神”的另一个原因。

多隆在阿里的战绩,硕果累累,不无夸张地说,是一个可以躺在功名簿上睡大觉的人,但他没有。

沿河县,地处贵州东北角,与重庆交界,武陵山脉与乌江在此交错,是贵州挂牌督战的9个深度贫困县之一。

去年6月,安顺成立市级脱贫攻坚帮扶督导组,从已出列县区选派31名干部到紫云县常驻。普定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社会事务管理服务局局长洪海是其中之一,关注饮水安全是他工作中的一项重要内容。

1991 年 9 月,15 岁的多隆进入苍南中学。老师对他的印象是,腼腆、害羞,“平时不爱说话,在班级里属于默默无闻型的。但是会经常带着问题来找老师,有时候还会问得脸红。”

在农村,拆旧房是其中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从5月5日到5月9日,5天时间,我们拆了200多栋旧房。”陈明说,这是干部夜以继日奋战的结果。那段时间很辛苦,一早出门,有时晚上12点才结束。

大学四年,他基本上整天泡在图书馆,机房,还会跑到老师的办公室,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多隆把机器拆开搞来搞去,经常被老师骂,然后又自己给乖乖地装回去。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不要绕开问题的本身。工程师对于代码,一定要精益求精,不论是性能,还是简洁优雅,都要认真打磨自己的作品。”

聚焦产业发展,是“助攻干部”的重要工作。在全省20个极贫乡镇之一的榕江县计划乡,乡党委第一书记肖先钟最近也专门对中药材种植、黑毛猪养殖等产业进行了摸底。去年以来,计划乡通过多种长短结合的增收项目,让全乡1720户7669人实现了产业全覆盖。

“再也不用夏天从河里挑水、冬天从镇上拉水吃了。”沙坎村的贫困户王兴文说,为了通上自来水,村里2011年就到8.5公里外的隔壁县协调水源点,后来虽然接上了,但供水不稳定,三天两头断水。

当时的多隆可能不知道,他们即将要做的这件事将彻底改变无数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甚至影响到整个互联网的格局。

岑南峰回忆,起初他们摸排时发现,有62栋房子存在安全隐患,但很多人不愿进行危房改造。望谟县郊纳镇懂闹村村民任扬学开始也比较排斥,干部多次入户跟他交心谈心,终于打开了老人的心结。通过整合力量,很快就在推倒的旧木房基础上,为任扬学新修了一层砖房。

“紫云县是我参与脱贫攻坚工作的第3个县。”在帮扶督导组任组长的安顺市平坝区政协副主席张发龙说,帮就是查找问题,督就是对照问题查落实情况。

2003年4月,为了狙击如日中天的eBay易趣,马云在杭州湖畔花园成立了一个神秘的组织,由孙彤宇领衔,主要人员有“多隆”蔡景现、“虚竹”师昱峰、“三丰”姜鹏等,这群人的主要任务是秘密研发淘宝。

“要学会总结。比如,原来经常做一些重复劳动的工作,那你是不是可以做一个工具出来,让自己从这种重复劳动的工作中解放出来。”

“今年1月22日,腊月二十八,我去新单位市医保局报到完,就投入沿河的工作了。”贵州省铜仁市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思渠镇党委第一书记陈明说。之前,他是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沙子坡镇党委书记。

多隆,这个名字是一位花名叫“小宝”的同事给他起的,取自金庸武侠小说《鹿鼎记》中的御前侍卫总管。在小说中,多隆这个人是个老粗,头脑简单,为人热情,而且信任别人到掏心掏肺的程度。为了韦小宝这个朋友,无论要放沐王府的刺客,还是要在法场上救回犯人,眼都不眨一下。

多年前,还在州直单位工作的唐成诚出差去过望谟县。今年2月25日,作为兴仁市鲁础营回族乡党委书记,他被派往望谟县新屯街道任党工委第一书记。

他就是,蔡景现,花名“多隆”,一个神一样的程序员。

熟悉多隆的人都知道,小说里的“多隆”非常符合他的人设,一是他为人仗义,但凡有同事向他请教技术问题,他总是随叫随到,久而久之,淘宝内部有一句口头禅流传,“有困难,找多隆”;二是因为他为人单纯,只沉浸在写代码的世界里。

“这几年,各方面支持帮扶力度很大,望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唐成诚说,角色的转变让他必须尽快融入这个新的集体。而他的任务就是帮助发现、解决问题,让当地在脱贫攻坚中少走弯路。

阿里合伙人彭蕾曾说过,“多隆写代码可以写到入定的状态。”

像多隆这样,从毕业就进入一家公司写代码,十几年如一日地专注于技术,从普通员工做到上市公司合伙人,除了自己付出了超越常人的努力之外,无疑也是非常幸运的。

多隆他们没有让马老师失望,在一个月内就将一个涵盖了所有交易系统和论坛系统的“淘宝”网站弄出来了。

像陈明这样,从铜仁市其他脱贫出列区县选派到沿河县任职的乡镇党委书记还有12名。对他们而言,刚从“火线”下来,又上新的“战场”。

陈明工作过的沙子坡镇曾是印江县的贫中之贫,去年4月,当地摘帽退出。原本以为可以松口气的陈明,到了思渠镇才发现,这里基础条件更差,压力更大。

后来,刘恭利在村里也借鉴了这个办法。“我会让驻村队员画出负责区域的网格图。路怎么走、房屋有几栋、哪些是搬迁户、哪些是贫困户,都要一一标记。”刘恭利说,如今所有人脑海里都装着一张小地图,时刻接受脱贫攻坚“大考”的检验。

闻令而动,“调兵遣将”助阵支援

他开始接触所谓的“电脑”,其实就是类似“小霸王”一样的学习机。有次,他看到了一本关于 Basic 编程语言的书,深深为之着迷,觉得这个东西太神奇了,一开始只是用它做一些加加减减的运算,乘法表、口诀表。

一位阿里人曾描述过这样的场景:“2010年公司的乒乓球比赛决赛是在创业10楼的休闲吧举行的,比赛现场距离多隆只有20米远,锣鼓喧天,人声鼎沸,很多人都被吸引过去了,整个办公区只有多隆一个人还‘粘’在椅子 上。”

阿里研究员毕玄说,“在阿里,牛逼的人很多,但能被称为‘神’的只有多隆一个。他在解决故障方面的能力更是无人能及,在淘宝的故障解决历史上有 N 多的案例。”

提起镇上的张航书记,她说最受益的是一场考试。今年4月11日,张航组织全镇300多名扶贫干部集体进行了一场考试。“教育资助、低保的标准是什么?危房改造档次有哪些?……”一个个脱贫业务的基础知识拷问着每一个人。如今,干部们结合实际工作,对政策的理解和掌握程度日益加深,很多人已经变成群众身边的扶贫“活字典”。

多位扶贫干部告诉记者,“助攻团”的到来,体现了各地为攻克最后贫困堡垒,推动一切力量向一线下沉的导向。“‘助攻团’教给我们攻坚打法,让我们的方向更明确、思路更清晰、打法更精准。”望谟县乐旺镇党委副书记、坡头村脱贫攻坚指挥部指挥长刘恭利说。

安顺市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地处贵州麻山地带,石漠化严重,长期饮水困难。

1994 年,多隆考上杭州大学。当时高中教育并不像现在这样普及,农村出来的孩子能够一直读到高中甚至是大学,是件了不得的事情。多隆原本想报考计算机专业,因为当年的计算机专业太过热门,多隆被调剂到生物科学专业,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技术的热爱。

查漏补缺,持续巩固脱贫成果

从2003年到2007年,淘宝搜索引擎就是他一个人在写,一个人在维护。除了淘宝搜索引擎,多隆还维护着文件系统 tfs、key-value 系统 tair,cache、通讯框架等等。

阿里中间件研究员小邪,随手举了两个例子,“五彩石项目,多隆完成了商城搜索的 dump 逻辑,当时如果没有多隆,整个项目需要延后 2 周。”

“周末我送小孩去少年宫,自己也会带着电脑去看看资料或者写写代码。很多情况下真的没有捷径,就是看你肯不肯花时间,就是这样。”

他的能力源于他的热爱,他特别喜欢看源代码,许多让程序员焦头烂额的问题,多隆就会凑上去看看怎么回事,第二天他就能直接告诉同事,改动哪一块问题就能得到解决,让同事惊叹不已。

这是“助攻干部”攻坚克难的一个缩影。今年3月,贵州启动脱贫攻坚“冲刺90天打赢歼灭战”,要求各地与时间赛跑,紧盯“收入达标、吃穿不愁、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等指标,精准梳理查问题,不折不扣抓整改。

刚下“火线”,又上“战场”。

长此以往,技术越发娴熟的多隆,在阿里熬成了神一般的存在。

“还有一次,淘宝 session 框架调用 session_tair 故障,10几个人一起排查问题,从 6:00 排查到第二天的 6:00,最后是多隆查到了问题。”

多隆从杭州大学生物系硕士毕业,当时也拿到了一家公司日本的offer,最终却选择了当时还籍籍无名的阿里巴巴,至于什么原因,他从未对外提及。多隆不会想到,这个选择将改变他的命运,就好像冥冥之中,上天早已安排好了一切。

“淘宝”正式上线后,随着流量的不断增大,各种突发问题不断,搜索引擎的维护成为多隆的工作日常。

尽锐出战,全力攻坚最硬骨头

当时马云问他愿不愿意做这个项目,多隆问了一句:到那里后是不是还是写代码?在得到马老师肯定的回答后,他放心地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跟大多数男生一样,多隆的理科成绩非常好,尤其是数学,当时只要学校组织数学竞赛,多隆就会参加,而且每次都能拿奖。与此相反,碰到语文、英语,多隆只能举白旗投降。

淘宝早期的三个程序员之一

来到猫营镇沙坎村一户村民家,洪海朝着院坝边的水龙头快速走去,用手拧开后,一股清水哗哗流出。“这都成工作习惯了,一到农户家,先看看水管里有没有水。”他说。

阿里巴巴合伙人本身就是阿里巴巴集团颁发给个人的一座丰碑:合伙人可以决定阿里董事会人选,可以对集团事务产生影响力,当然,也可以分到阿里的股份。

这时候,多隆的技术优势一步步体现出来。

在望谟县乐旺镇,镇党委第一书记张航把之前在贞丰县白层镇工作时大面积推广花椒种植的经验带了过来。“发展产业不是建一片基地就完了,关键还要在产销对接、利益联结上下功夫。”张航说,目前全镇已经形成了“水中养鱼、山上种花椒、坝区栽魔芋”的产业布局,正充分挖掘乡土能人,打造一支不走的工作队。

这是脱贫攻坚战中的一个特殊群体,他们完成了本地的脱贫任务,来不及卸甲休息,即奔赴外地新的“战场”。

“离开的时间好像越来越近了,但我觉得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有些基础还得打牢一点才能放心。”从江县东朗镇党委第一书记蔡子明说,要抓紧把在之前工作过的麻江县龙山镇发展产业积累的经验,运用到东朗镇刚起步的辣椒产业中。

大神之所以为大神,除了天赋,不外乎就是刻意练习,就像李小龙说的,“我不害怕练一万招的人,我只怕把一招练一万遍的人。”

多隆被不只一次的问到同样的问题:“如何能够像你一样,成为一位大牛,或者说提升自己的技术水平?”

在多隆看来,“没有所谓的大神、大牛,真的都是从做项目开始。我刚开始的时候其实什么都不懂的,比如 2000 年进阿里的时候,我连 JAVA 都不懂。当你在工作中遇到问题了,就去找资料,然后去把它弄懂、弄会。只要肯花时间和力气,那你自然而然就会了。”

成为阿里巴巴合伙人有多难?目前阿里巴巴总共有10多万员工,阿里合伙人不超过40人!

指路径、点问题、出主意、教方法,在贵州剩余的9个未摘帽贫困县,这批外来的“助攻干部”与当地干部同心同行,既督又战。“同心助攻团”、帮扶督导员、乡镇党委第一书记……虽然在各地称呼不同,但步调和目标高度一致——攻下最后的贫困堡垒。

如果在其它公司,这样单纯的程序员,会有一百种死法,更别指望能晋升到副总裁级别了。不得不佩服阿里文化的包容性,让多隆这样纯粹的技术人得以“封神”,激励了更多年轻人,去勇敢追逐自己的技术梦想。

今年的疫情、汛情给脱贫攻坚增加了难度,贵州9个未摘帽贫困县的干部群众不懈努力,克服不利影响,取得可喜成绩。眼下,各地正在查漏补缺,保持问题动态清零,全力提高脱贫质量和成色。

多隆如果遇到一个程序上的问题,在没有固定的正确答案的情况下,特别喜欢从源码下手,如果源码解决不了问题,他会继续往glibc和kernel一直看一下去,可以说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他正在解决的问题。

在毕节市,今年初,市委组织部更是从全市1100多名县级领导干部中,筛选出13名扶贫“特种兵”,分别到3个未摘帽贫困县的重点乡镇担任党委书记,去啃脱贫攻坚最硬的骨头。

被选为阿里合伙人,身家26亿

按照安排,“同心助攻团”成员应以助战地工作为主,不脱贫不脱钩。“省里宣布册亨县脱贫的第二天,我就来了。”在望谟县郊纳镇任党委第一书记的岑南峰说,在郊纳工作期间,自己被提拔到州委组织部工作,但还从没去这个新单位上一天班。

这种干部交流方式,已被贵州多地使用。聚焦未摘帽贫困县,各市州强化内部统筹,将人、财、物等优势资源向最需要的地方汇聚。

彭蕾在解释为何会让多隆入选合伙人时说:“合伙人最看重的就是坚持使命、传承文化。这三位同学都有单纯、专注、坚持和热爱的特质。他们三个人的特点就是很傻很天真。”

成为人人敬仰的技术大神

多隆,1976年出生于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蔡垟村的一个农村家庭,父母都是普通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