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获通过,明年6月1日起施行;系我国卫生与健康领域“基本法”

120不得因未付费拒绝救治危重患者

另一方面,也要加强对社会公众的宣传引导,引导公众当此非常时刻,不仅要有“小家”,还要有“大家”意识。

当日,武汉警方通报称,已经刑事立案,依法对涉事者柯某刑事拘留。

从“小家”的角度看,亲人去世,一时情绪激动可以理解、需要关怀,这也给我们提了个醒,对于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及其家属,要做好解释、安抚、心理疏导工作。

而其中一位被打医生在采访中表示,对抗疫情是现阶段最大的事情,不想大家关注自己的事情。“对抗疫情我们只能胜,这需要付出更多努力,希望医生和患者可以并肩作战。” 

陈斯喜当时表示,“医闹是特例,立法要基于一般的情况,而不能根据一些特例来立法。作为一个法律制度规定必须本人同意,很多特殊情况下就无法处理了。我不赞成在法律里写要书面同意,告知可以。有时候要不要做手术就是要尊重医生的判断,要信任医生,要给医生撑腰,从社会各方面支持医生。现在出现个别医生不好的情况是有的,但总体来讲,医生是非常敬业、非常不容易的,特别是外科医生,是很辛苦的,要给他撑腰。现在为防止个别闹事把必须书面同意作为一种法律制度规定下来,不赞成”。

据此,表决稿修改了“手术必须取得书面同意”的规定,即将四审稿有关条款中“取得其书面同意”修改为“取得其同意”,将“不得非法获取、利用、公开公民个人健康信息”修改为“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公民个人健康信息,不得买卖、提供或者公开公民个人健康信息”。

我们都已熟悉一个词:共克时艰。一个“共”字提醒我们:互相要多一分共情、理解和宽容。尤其是对于战斗在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前线的医护人员,更要多一分理解、尊重。

四审过程中,也有的常委委员提出,草案有关知情同意、个人健康信息保护的规定应与民法相关规定相衔接。

帮助,是以医术帮患者重获健康;安慰,是以真情慰藉患者的心灵;治愈,则是一个结果,但这个结果是“有时”,并非“总是”:这反映出来的是医学本身的局限性,治疗是有风险的,能否治愈也取决于多种复杂因素的共同作用。

“手术必须取得书面同意”,早在二审时,就有委员对此提出不同意见。“手术要取得书面同意,我不赞成”,二审分组审议时,委员陈斯喜说。

同时,针对暴力伤医、院前急救等社会关注焦点,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明确提出“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公共场所应当按照规定配备必要的急救设备、设施”。

手术不必非要取得“书面同意”

赵宁表示,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表决通过,作为立法参与者,她本来应该很高兴,“但是实际上我的心情是非常沉重的,就是因为这个事件。我们非常痛心,也非常愤怒。我觉得这不是所谓的医疗纠纷问题,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昨天北京地区的检察机关已经对嫌疑人做出了批捕的决定,这就是一个态度。我们国家卫生健康委对任何形式的伤医事件是零容忍,这是我们一贯的态度。”

其中一位被打医生在随后的采访中表示,对抗疫情是现阶段最大的事情,不想大家关注自己的事情。“对抗疫情我们只能胜,这需要付出更多努力,希望医生和患者可以并肩作战。”

非常时期,“小家”需要关怀,但“大家”的安全更需保障。

在不少医护人员的战地日记中,我们都看到一句话:“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新京报、每经App(评论员:宋思艰)、新浪微博等

四审稿分组审议时,委员丛斌提出,据其调研了解,有些120到家去接急诊时会要求患者家属先交钱再接人,不交钱就不接人的情况,甚至部分医院的急诊室也存在类似现象。丛斌表示,这种情况虽然不算常见,但是也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他建议在“院前急救”条款后增加限定性规定,“对危重症患者的急救,不得以先付款为条件而拒绝或拖延急救。”

历经四审,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该法将自2020年6月1日起施行。作为医疗健康“基本法”,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包括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医疗卫生机构和人员、药品供应保障、健康促进、资金保障等方面内容。

而无论情况多复杂,前路多艰险,在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后,全国军地医护人员都在大年三十晚上不顾“小家”,毅然前往武汉投入抗击疫情的战斗,有人为此剪掉留了十多年的长发,有人放下一双小儿女,有人甚至瞒着亲人报名上前线——谁无小家,谁无亲人,谁不怕死?但有的医护工作者却在报名成功将赴前线时,觉得这是“好运”,因为“我非常愿意”,同时也有一点害怕——怕的是“能力不够,不够给这座城市带来一点点帮助”!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发表热评文章《战“疫”关口,如此勇士,怎忍伤害!》:

战“疫”关口,如此勇士,怎忍伤害!

“所有危害健康、危害生命的行为,都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袁杰说,医务人员是全体公民健康的卫士,也是卫生健康事业的主力军,医务人员是为全社会、为全体公民提供医疗服务的,为健康提供保障。“所以,对医务人员的侵害,无论从道德上还是从法律上,都应当予以严厉谴责和制裁。”

据赵宁介绍,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多处阐明了国家对医务人员的保护,明确规定了“医疗卫生人员的人身安全、人格尊严不受侵犯”,“全社会应当关心、尊重医疗卫生人员”;医疗卫生机构执业场所是公共场所,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全社会都要维护公共场所的秩序,不单单依靠医院自身;法律责任部分“违反本法规定,扰乱医疗卫生机构执业场所秩序,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都要受到法律惩处,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方面要加强医院尤其是接收新冠肺炎病人较多医院的安保力量,警方要加强对医院及周边区域的巡逻防控,从物防、人防、技防三个方面把医院安全保障落到实处。相关医院尤应重点关注危重病患及其家属的情绪,在做好情绪安抚、疏导工作的基础上,还要安排专人,在隔离区内外都加强对医护人员的安全保障,防控恶性事件发生。

对任何形式的伤医事件“零容忍”

尤其是对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患者及其家属,更要做好心理疏导:对患者要鼓励其战胜疾病的信心;对家属既要让其看到患者康复的希望,也要客观提示风险。

如此可爱、如此勇士,怎忍伤害?

表决稿采纳了这一建议,恢复了三审稿的“建立健全住院医师、专科医师培养培训制度”。

恢复医师“规范化培训”表述

新京报讯 昨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以164票赞成、4票弃权,表决通过了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该法将自2020年6月1日起施行。

作为医疗健康“基本法”,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融入了多项医改举措,国家推进基本医疗服务实行分级诊疗制度,国家推进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建立家庭医生服务团队;国家采取多种措施,鼓励和引导社会力量依法举办医疗卫生机构等。

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历经四审。与23日提请审议的四审稿相比,短短5天之内,昨日的表决稿作出了“120不得因未付费拒绝救治急危重症患者”等三处重要修改。

对此修改,多名委员持不同看法。委员包信和就提出还是应采用“规范化培训制度”的表述,“规范化培训有特定含义,不是泛指培训,而且也已被大家慢慢接受,所以希望还要保持原来的表述”,“我们国家医学生同国外相比门槛低一些,如果不强调规范化培训,医生的水平就很难达到要求。所以,规范化培训是保证和提升国家整体医疗质量保证不可或缺的环节”。

经查:柯某的岳父(68岁)因病毒性肺炎于当日在医院去世,柯某情绪激动,抓扯并殴打医生头部和颈部,医生的口罩、防护服也被扯坏,扰乱了医院正常秩序。

1月30日下午,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官方微博@平安硚口发布通报称,接到报警后,分局调派民警赶赴现场处置。民警进入隔离病区,将打人者柯某带离现场到派出所接受调查。

此系我国卫生与健康领域第一部基础性、综合性的法律,共分十章110条,包括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医疗卫生机构和人员、药品供应保障、健康促进、资金保障等方面内容。

这位医生希望大家能更多关注防护用品缺乏问题。目前医院防护用品依然紧张,“特别是N95口罩。”他表示,如果防护用品充足,医院就可以开辟更多病区,救治更多患者。他提到,一线医护人员都在努力安抚、救治患者,减少大家的恐慌情绪。

保障医务工作者安全可以从两个方面入手:

从二审稿到四审稿,草案均规定: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疗卫生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得或者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

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袁杰和国家卫生健康委法规司司长赵宁回应了有关民航总医院伤医事件的提问。

1月29日,湖北省公安厅发布《关于依法严厉打击涉医违法犯罪维护医疗秩序的通告》,其中明确,新型冠状病毒携带者在公共场合向他人吐口水、患有或疑似患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拒绝接受检疫、强制隔离或治疗,过失造成传染病传播的,将被追究刑事责任。而故意伤害医务人员,造成轻伤以上严重后果的,随意殴打医务人员,情节恶劣的,任意损毁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采取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恐吓医务人员,情节严重(恶劣)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目前,硚口警方已经刑事立案,依法对柯某刑事拘留。警方将切实保护医务人员和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坚决维护医疗秩序。

从“大家”的角度看,非常时期,保障医务工作者人身安全和为其提供必要便利,就是保障所有患者甚至公众的安全,这是一项重大的公共利益。

四审稿对“院前急救”作出了规定,“国家建立健全院前急救体系,为危重患者提供及时规范有效的急救服务”。

急救中心不得“没钱不给急救”

据新京报报道,1月30日傍晚,上述医院住院楼12楼事发病区门口,护士在大门上贴上了湖北省公安厅发布的《关于依法严厉打击涉医违法犯罪维护医疗秩序的通告》。该通告已经贴在医院各个地方。

此外,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单辟“健康促进”专章,明确提出“公民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此前,四审稿用“建立健全住院医师、专科医师培养培训制度”,替代了三审稿中的“建立健全住院医师、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

在法律表决通过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行政法室主任袁杰表示,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的定位就是基础性、综合性法律,“说它是基础性,主要是和其他专门法律的关系。在医疗卫生与健康法治建设方面,已经有10余部专门的法律,比如药品管理法、疫苗管理法,还有传染病防治法、执业医师法、中医药法,国境卫生检疫法、精神卫生法、献血法,以及其他关于体育方面的法律,但是一直缺少一部基础性的对基本制度做出规定的法律。这次制定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填补了这一项法律空白”。

表决稿采纳了上述建议,明确提出:急救中心(站)不得以未付费为由拒绝或者拖延为急救重症患者提供急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