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3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近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推特称,中国共产党存在严重信誉问题,美国众议院外委会共和党首席成员麦考尔等美国政客仍在不断批评中国共产党。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大家都知道蓬佩奥是出了名的以撒谎和欺骗为荣的,这样一个已经完全丧失了自身信誉的人来批评其他国家的信誉问题,我觉得这是非常可笑的。

(总台央视记者 吴汶倩 靳丹妮)

华春莹提到,近日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艾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发布了一份题为《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的调查报告。肯尼迪学院的三名专家根据在2003年到2016年长达13年间在中国进行的调查,同3万多名中国城乡民众面对面谈话,撰写了这份报告。报告结论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稳固,韧性源于民众广泛的支持。根据这份调查报告,中国老百姓(中国民众)对于政府的满意率比过去几十年任何时候都高,认为中国政府的执政能力和效率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事实上,中国的民众对于中央政府的满意度超过了93%。

长廊上,写着革命先辈杨宝余的事迹;长廊边,杨宝余的女儿杨明华回忆道:革命年代,家里很苦,但无论多苦,甚至不惜把手表当了,父亲也都会按时交党费。杨明华至今仍记得,自己曾帮父亲代交过党费,这也提醒她:“党员这个身份,在父亲心中有多重的分量。”成年之后的杨明华和弟弟杨明凡,以及其他后人,始终牢记自己是革命者的后人:“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要对得起这个身份。”而今,每年重阳节,杨明华和弟弟都会为村里的古稀老人送上一份礼物,作为对父亲革命情操的延续和坚守。

与其他“红色基地”相比, “红村”的一大特点,在于这里既是革命先辈生活的村庄,也是他们曾经战斗的战场。堰泾村乃至叶榭镇,都留下了他们的印迹,除了物品、文字,还包括记忆,一些先辈的后人,今天依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堰泾村入选“四史”学习教育现场基地之后,一些先辈后人也成为“客串讲解员”,为参观者讲述自己的体会,这使得“红村”的红色历史更加立体丰满。

因为在革命年代走出过24位地下党员,松江区叶榭镇堰泾村获得了“红村”美誉。随着红色历史不断被抢救、红色文化不断被传播,最近,堰泾村入选成为“四史”学习教育现场基地。一批又一批党员干部群众来到这里,将先辈故事化为涵养当代人的精神养分。

村总支书记蒋蕾说,堰泾村的地下党数量约占松江区的1/4,革命史料丰富。在相关部门支持下,村委会正着手编辑 《红色堰泾》,年内有望出版;村里还将不断探索把红色资源化为旅游教育优势。革命精神生生不息,红色故事依然鲜活。可以预见, “红村”堰泾挖掘红色文化的步伐也将继续不断向前。

来自相邻村庄的老党员金银龙仔细读了长廊上每一位革命先辈的事迹:革命年代组织民众奋起反抗的蒋梯云,忍受敌人酷刑也要保护同志的叶定远,被捕后受尽酷刑仍坚持斗争、壮烈牺牲的顾杏生,生活拮据仍嘱咐女儿当掉手表交党费的杨宝余……这桩桩事迹和种种精神,让金银龙和在场的其他党员都被深深打动:“党史是‘四史’学习教育的一部分。堰泾村‘红色长廊’这样位于家门口的红色教育资源,让我们有了更多切身感触。”

浓厚的红色氛围,深深影响着后人,特别是年轻一代。陆强是回村工作的大学生“村官”,工作之余,他会不时到“红色长廊”走走,英雄们的事迹让他感触良深:“过去条件这么艰苦,靠着先辈们挺身而出,才让我们能享受到今天的和平与幸福。我们不能不珍惜,不能不努力。”

华春莹表示,我想这样高的支持率可能是美国的那些政客无比羡慕却又无法企及的。这本身其实就是对蓬佩奥这样的一些少数美国政客恶毒攻击中国共产党的最好和最有力的回应。我们刚刚庆祝了中国共产党99岁华诞,明年我们也将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中国共产党风华正茂,受到了14亿中国各族人民坚定的拥护和坚决的支持。中国共产党同中国人民也拥有同一个梦想,那就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也坚信这个梦想一定能够实现。所以我们也想奉劝美国那些出于强烈意识形态偏见和冷战思维、不择手段、没有底线来攻击恶毒攻击中国共产党的那些美国的政客们,停止挑拨中国人民同中国共产党的血肉的联系,因为他们这么做只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不可能得逞,也没有任何意义。

革命先烈顾杏生之子顾留章告诉记者,1945年父亲被捕牺牲时,自己只有两岁,“我还太小,对父亲没什么印象”。不过,通过有心人对史料的整理和知情人的描述,父亲伟岸的形象在他心中一点点丰满起来。

夏日的堰泾村,雨水将草木洗刷得格外青翠,建成不久的 “红色长廊”也显得更加精神。在展示区,一张张承载着厚重历史的老照片,一段段洋溢着饱满激情的文字,配合现场讲解,让前来参观的党员们,立刻沉浸在 “红村”浓厚的红色氛围中。

如今,牵头从事堰泾村革命史料搜集整理的是上级组织委派的驻村指导员王磊。自从去年夏天驻村之后,王磊就从镇相关部门和村委干部手中接过了这一工作。近一年来,他到处寻访知情人士和先辈后人,翻阅史料,整理成的文字已达十几万。“红色长廊”的主要内容就来自他的整理,而更多文字图片则被制作成幻灯片,在堰泾村村部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