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乌鲁木齐12月9日电(记者于涛)当地时间12月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所谓的“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践踏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以“侵犯人权”等不实之词污蔑中国政府治疆政策、抹黑新疆。新疆宗教界人士纷纷表示极大愤慨、坚决反对,认为美方此次闹剧充分暴露其妄图利用新疆事务挑拨中国民族关系、破坏新疆繁荣稳定、遏制中国发展壮大的险恶用心,美方的图谋注定只能以失败告终。

中国内政决不允许外部势力干涉

从医72年,朱家恺最开心的时刻,就是把病人治好的时候。让他印象很深刻的是曾经有一个断腿的病人,是一位海员,在船上被电缆割断了腿。“当时柯麟院长说一定要想办法,把他的脚治好。我们心里也七上八下。”朱家恺回忆,当时病人断腿的伤口处肌肉已经腐烂,他们一点点地清创,然后仔细将断腿再植,细小的血管、神经一点点吻合、缝合,几乎“天衣无缝”。“后来他的脚能动了,顺利出院了。我们把他送到医院门口,他和我们道别,真的为他感到开心。”

马晓天康复后进步很多,他是一个有语言障碍的孩子,现在能把整本《大学》《论语》背下来。

马晓天不是那种特别嘴馋的孩子。小时候,带他做完康复,孙玥累得没有力气做饭,儿子就着白开水,自己咬几口干馒头对付,孙玥就在旁边睡觉。

朱家恺说,其实当时很多病人也不清楚显微外科的工作,“可病人信任我们,很配合,愿意和我们一起尝试。”

“我17岁从香港回来广州,考上了中山医学院。毕业时分配到了二附院(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后来回到中山一院,一直到现在。”从实习医生到助教住院医师,从主治医师到副教授,再到教授,朱家恺的每一步都走得很踏实。

如果晓天将来愿意接手“行者计划”,孙玥相信儿子会带着这份责任心继续做下去,而不只是吃吃喝喝,在家里领着残疾金。她觉得这样,儿子下半辈子活得才算有意义,“也不白活这一次,你说是不是?”

孙玥说“行者计划”是朋友之间互相搭把手的公益,四年间,这个计划靠志愿者的力量逐渐运转起来。孙玥承认自己的“私心”,她想给脑瘫患儿的母亲们找一条退路,“有一天我们走了,希望这个计划能替我继续护佑孩子”。

每个脑瘫孩子的患病程度都不一样,让他们在各方面恢复得跟正常人一样是不可能的。死亡的脑细胞不能再生,只能通过旁边新生的细胞做代偿,恢复部分功能。

孙玥当过记者,曾去歌厅卧底暗访、跟拍流浪乞讨者、救助失学儿童,朋友们都说她像个“女侠”,2012年孩子出生后,她却成了无助的母亲。

孙玥有一个家长群。所有的求助问题都要过她手。她来帮他们找相应的志愿者和资源:医院资源、法律团队、爱心车队……

1978年,中山一院创办了显微外科,开创了我国显微外科新篇章。朱家恺回忆,显微外科要用的医疗器械比较精细,想买都没地方去买,他们就自己琢磨着改装,“一边学,一边做,我们有困难就找柯麟院长,他给了很大的支持。”

诊断出脑瘫之前,孙玥对儿子期望很高。她想让他当个律师,结果儿子想当厨师。“一个律师一个厨师,差哪去了?”孙玥说。后来她想,当厨师也挺好,将来自己和老公老了,照顾不了儿子,他自己噼里啪啦炒几个菜,最起码饿不着。

通过电视,他能获取讯息,然后告诉别人出了什么状况、怎么解决。比如他看到路上堵车的新闻,就会告诉孙玥早点打车出发,很有条理。

“培训中心属于学校性质,那里配备了专业教师,开展法律知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职业技能等方面的教学,使学员自觉消除极端主义思想。”喀什地区莎车县莎车镇丝绸社区阿勒屯清真寺哈提甫阿布都外力·阿布力米提说,“我实地去过很多教培中心,不管是接受培训的学员,还是他们的家人,对参加培训都非常支持。”

孙玥的儿子叫马晓天,因为早产窒息导致脑瘫。

今年,晓天在康复中心训练时和一位老师调侃,他说:“李老师,我现在就要开始做康复了,你没事的话,搬个板凳过来,咱俩聊聊。 ”

老公跟孙玥说,即使自己挣一座金山给儿子,如果儿子连爬都不会,等他们老了,谁能真心管他?老公也希望,趁现在还有精力,教给儿子自立的能力,这也是孙玥发起“行者计划”的初衷。

在地铁里抱着孩子很累,也会遇到没人让座的情况。有次实在扛不住,孙玥“啪唧”就坐在了地上,反正地铁里谁也不认识谁!

看着病人顺利出院特别开心

从医70年 广东名医

公益就是人与人搭把手

据了解,在他们的显微外科创建之前,北京和上海也有医院做起了显微外科。朱家恺团队以骨科、显微外科和手外科研究为主,在断指再植、周围神经束间缝合与束间移植、淋巴静脉吻合治疗淋巴水肿和乳糜尿、选择性脊神经后跟切断术治疗痉挛性脑瘫、MRI诊断臂丛根性撕脱等方面均走在全国前列。同时,他在周围神经修复与再生的基础研究,特别是雪旺细胞的系列研究和组织工程神经的系列研究上处于领先地位,主持人工神经移植物的研制工作。

有一次,晓天跟孙玥去吃自助餐,小家伙趁孙玥去拿东西,偷吃了一片生肉。等孙玥回来,邻桌的人告诉她说,你们孩子今天晚上可能会拉肚子。孙玥气得火冒三丈,直接对儿子爆了粗口说:“带你吃了多少次烤肉,你居然还他妈的吃生肉。”骂了一通以后,她就搂着儿子委屈地哭了。孙玥有很多关于孩子的欢乐记忆,但她不得不承认,晓天和正常孩子有很大的区别。

孙玥的想法很简单,网约车平台上只需要对接一个“脑瘫孩子”的出口,被认证为脑瘫的患儿打车,就有人免费接单。“全国那么多司机,如果他们一天为脑瘫患儿服务一次,几十块钱谁都能负担得起,你说是不是?”

马晓天晚上跟孙玥一个床睡。今年五六月份的一天,孙玥睡得迷迷糊糊,感觉到背后儿子在动,她假装睡着,想知道他在干什么。她听到儿子压低声音对自己说,“妈妈你把被子盖上,别着凉”。他帮孙玥盖好被子,又小声说,“妈妈你睡吧,我也睡了,我爱你”。然后还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孙玥的眼泪哗哗哗地流了下来。

新疆百姓安居乐业 稳定红利不断释放

阿不都热克甫·吐木尼牙孜表示,过去一个时期,新疆极端思想渗透蔓延、暴恐活动多发频发,严重伤害各族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人们每天生活在紧张、恐惧之中。现在,新疆通过依法打击暴恐活动,重视源头治理,已连续3年没发生暴恐事件,各族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明显增强。

他的进步还体现在逐渐懂得了规矩。吃完饭,他会跟孙玥说,“妈妈我吃好了,您请慢用”,然后再爬去玩。

为了鼓励孩子做康复训练,她每周都会带他去外面吃一顿。有一次,儿子训练后提议去吃巴西烤肉。

“行者计划”还做远程诊疗。寻求帮助的脑瘫患儿,有很多来自贫困地区,最远有过藏区的牧民。家长想到北京给孩子康复的心情可以理解,但租房、吃饭的花销很大,很多家庭负担不起。

他还编写了我国第一份显微外科本科生教材,在国内率先为本科生开设了显微外科课程。

孙玥说,这种感觉只有当了妈妈才能体会。当她抱住儿子,就像拥有了整个世界,她可以为了他放弃一切,什么功名利禄,都可以不要。

孙玥也在考虑和网约车平台合作。公交车上人多拥挤,孩子容易交叉感染,最好打车去做康复。孙玥每个月打车费要2000元左右,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其他家庭也一样。

孙玥家小区有个滑梯,她曾推着儿子去玩,别的孩子都占着滑梯不让他玩,旁边的家长又不太好相处,只看着不说话,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孙玥说,现实很残酷,将来晓天长大了,要面临的还有很多。比如说,青春期叛逆期,她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可能把所有的都设想全。

对于正常孩子的家长来说,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人间的一个悲剧,但在孙玥看来,对于他们这些家长来说,有时候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一种幸福。

每个脑瘫患儿的妈妈都像一个苦行僧,带孩子走在康复的路上,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取得真经。他们现在还不知道这真经在哪儿,没有方向,孙玥也因此有过抑郁情绪。

为了让他们在当地就能接受好的康复训练,孙玥在北京联系到一些专家,通过视频远程指导,教他们一些康复动作。

做医生很辛苦,但很快乐

文/羊城晚报记者 丰西西 通讯员 粤卫信 彭福祥 梁嘉韵

那段时间,孙玥回到家就躲在被窝里哭,第二天一睁眼,儿子冲她一乐,她又有了精神,为了这“小王八蛋儿”,还得咬着牙坚持。

做医生很辛苦,但说实话,很快乐。病人以性命相托,这是信任。医生把病人治好了,病人高兴,医生也高兴,再辛苦也值得。但愿后浪推前浪,把上一代未完成的事业,建设得更加辉煌!

阿布都外力·阿布力米提说,美西方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以各种方式否定新疆为反恐、去极端化付出的巨大努力,这是新疆各族人民决不会答应的。

朱家恺不仅是一位医术精湛的好医生,也是一位对学生充满着关爱的好老师。他将毕生所学对学生倾囊相授,同时,当学生在工作、事业、生活上遇到困难时,他总能无私地给予帮助。

很多学员结业后,通过在教培中心学到的本领,让自己和家人过上好日子。喀什市艾提尕尔清真寺伊玛目麦麦提·居玛说,自己认识的毕业学员艾克热木·吐尔逊,通过教培学习,现在法治观念明显提高,“以前连买卖合同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他,现在办什么事都讲法律、按程序。现在他通过开玉器店,每个月收入6000元以上。”

这是一群特殊的孩子,因为“脑瘫”聚集在一起,这场“失控”的表演,在脑瘫患儿母亲眼中是个“小奇迹”。2015年,马晓天的母亲孙玥启动了一个名为“行者计划”的项目,出发点是联合境遇相似的家庭,一块对抗命运。

朱家恺说,他对学生好,但是在业务上却要求非常严格,“严师才能出高徒。他们成为我的学生,我就有责任要教他们,做得不对就要及时纠正,不然以后会继续错。”

今年12月马晓天就7岁了,已过了康复训练的黄金期。从他出生、抢救开始,孙玥一刻也没耽误,就想给他最好的治疗。

将毕生所学对学生倾囊相授

孙玥相信,很多的家长都有这个疑问:为什么会是我们?为什么我这么倒霉?她在网上看过这样一段话,是一个挺美丽的答案:孩子在出生之前,会选择妈妈,凡是他选中的,都是他认为能够用一生时间去爱他,陪伴他,保护他,为他拼尽最后一口气的人。所以这些孩子才选中了我们做他的妈妈,投胎到我们腹中来当我们的孩子。

孙玥有个从事就业培训的朋友曾做了一个小实验,给这些男孩、女孩们租一个房子,让他们离开爸妈、独立生活。他们把所有问题都想到了,工作给孩子们找了,上下班出行也没问题,唯独没想到,这些青春期的女孩居然谈恋爱了。

孙玥设想过许多马晓天将来可能遇到这样的问题,会不会有姑娘真心实意地爱上他?他娶了媳妇,会不会被骗钱?结了婚,会不会离婚?她知道会有很多未知的情况。

孙玥说,“行者计划”的公益模式,靠的是积累人脉,“没有那么高大上,说简单点,就是人与人间互相搭把手、帮帮忙”。

至于儿子的文化课,孙玥觉得,可以往后放个两三年。如果将来有一天,儿子能达到上大学的条件,她一定会去供他。目前,他必须趁着年纪小,全力以赴去康复。“将来能有一技之长养活自己,上不上大学,有啥?”

“新疆遭受暴恐活动侵害的时候,美国漠不关心;现在社会稳定了,他们却炮制所谓的‘涉疆法案’。他们的真实目的是制造民族隔阂,破坏民族团结进而将新疆分裂出去。”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喀什分院学员艾比布拉·亚生说,“我们坚决反对美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对新疆指手画脚,我们绝不允许任何国家、任何势力、任何人通过任何方式来破坏我们今天这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

做公益,孙玥没养过专职的团队,都是志愿者。令孙玥欣慰的是总有一些人愿意和她一起走这条路。

无论是在临床医疗、科研、教学方面,还是在学术组织建设方面,朱家恺教授都兢兢业业、热忱专注,凭着敢于开拓、执着求索的精神,攀登了一个又一个医学高峰。

“行者计划”在孙玥比较无助的时期诞生。她希望给脑瘫儿童打造一个公益平台,也给儿子找一条出路。

从医学角度说,脑瘫儿童康复的黄金期是6岁之前,从儿子两个月开始,孙玥就带着他往返各地的医院和康复中心治疗。

创办首份显微外科专业杂志

老师给孙玥讲了一件事儿,前几天,马晓天练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训练时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但一直忍着不哭,嘴里一直念叨:“不能哭不能哭,爸爸妈妈看见该心疼了。”

“行者计划”现在积累了一些医生资源,外地家长来了,孙玥就托人帮忙,给孩子们加个号,在“行者计划”里这被称为“快捷就医服务”。很多人不知道,脑瘫的孩子耽误了治疗很麻烦,比如,一个高烧的脑瘫患儿得不到及时救治,就容易引起癫痫,这意味着几个月的康复训练都白搭了。

儿子恢复的程度,已经超乎孙玥的预想。他甚至学会“溜须拍马”,说话“见人下菜碟儿”。“去年还是老实憨厚的一个孩子,今年就开始变得油嘴滑舌了。”孙玥笑着说。

马晓天的肢体、智力、语言都受到了脑瘫的影响,他还有斜视,算是脑瘫孩子中情况比较严重的。他几个月大的时候,孙玥在他面前敲锣打鼓,他眼珠都不动一下。孙玥跑了十几家医院,都说他没救了,可孙玥从没放弃他。

11月24日下午两点,阳光洒进大厅,照在一群绿衣服孩子的身上。“发号施令”的是他们的化妆老师。

这件事儿,孙玥还在洽谈,她说,好饭不怕晚,要做,就把这事做扎实了。“行者计划”,不是说开个会就完了,得落实到线下,真给孩子们干活去。

阿克苏地区温宿县共青团镇托万克佳木村清真寺伊玛目艾合买提·吾斯曼表示,新疆依法设立教培中心,对学员进行免费教育培训,是遏制暴力恐怖案(事)件多发频发、铲除宗教极端主义滋生蔓延土壤的迫切需要,也是有效提升学员文化知识和法律水平、掌握劳动技能、促进就业增收的迫切需要,更是实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迫切需要。

孙玥家有间屋子长期空着,外省来京看病的孩子,只要不是传染病,很多住在她家,尤其是脑瘫儿童,最多住过十几个人。

快门声响起,家长们小声提醒镜头里的孩子,“别老东张西望”“向前看”“笑一笑”。要所有人做到动作一致,真不容易。

他还学会了分享,以前,晓天像小狗护食一样,不准别人碰自己的东西。现在,他看到哪里遭灾,会主动让孙玥把玩具送给受灾的人,他眼里没有捐钱捐物的概念,只是觉得,把自己最喜欢、最重要的东西给别的小朋友。

“我们这里由过去的土坯房变成了安居房,由泥巴路变成了柏油路,从坐毛驴车变成了坐电瓶车、小汽车,从喝涝坝水变成了喝自来水。”和田地区墨玉县其乃巴格街道阔纳协海尔清真寺伊玛目麦麦提·麦麦提敏说,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南疆人,自己切身感受到了近年来生活水平的快速提高。

新疆反恐和去极端化举措有效管用

马晓天有时候会故意在孙玥面前哭。孙玥想,有时候大人受了委屈,也会在妈妈面前表现出来。但她不愿意把晓天当成儿子看,她更愿意他们俩之间处得像哥们一样。

“新疆依法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最大限度地挽救受宗教极端思想感染、有轻微犯罪行为或违法行为人员,最大限度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免遭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侵害。”阿不都热克甫·吐木尼牙孜说。

台下还是有观众看哭了。音乐声落下的时候,有孩子突然大声地喊了句“谢谢大家”,然后用尽力气为自己鼓起了掌。

朱家恺说,新建起来的显微外科,就4个医生,4个人经常一起上手术,一起学习新手术和开展新手术。然后分头写文章和翻译杂志的文章。朱家恺创办了我国第一份显微外科专业杂志《中华显微外科杂志》,该杂志也是我国显微外科事业发展的客观记录和历史里程碑。

生完孩子不久,孙玥有了抑郁情绪。她做过几个月心理治疗,知道要给情绪找到出口,为了缓解心情,她去了一趟内蒙古散心。在那里,她遇到了一帮忘年交,她跟几个老爷子,喝着二锅头云山雾绕地瞎聊,聊完特开心,抑郁情况有所好转。

“比如孩子看病,没有住院机会怎么办?很多外省来就医的孩子直接睡在医院的过道里,省钱,也为了早起排队挂号。”孙玥说。

他学会了“溜须拍马”

孙玥笑称,儿子是一个特别好糊弄的人。

为了省钱,孙玥坐地铁去医院。当时她家住通州,孩子在丰台治疗,来回要五个小时车程。

每个孩子的脸蛋都红扑扑的,要进场了,“绿衣服”分散开来,有人喊,“一起来拍张合影吧”。15个孩子,重新聚拢。有9个坐在轮椅上。

孙玥说,晓天说这句话的口气跟自己一模一样,儿子很多东西是在复制自己。北京人开玩笑会说“你大爷”,马晓天也学着说。后来,孙玥和老公在他面前说话会尽量注意,因为儿子学得太快了。

“新疆问题不是民族、宗教、人权问题,而是反暴恐和反分裂问题。”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乌鲁木齐市白大寺伊玛目阿布都西克尔·热合木都拉说。

麦麦提·麦麦提敏说:“政府还为清真寺修建了浴室、水冲式厕所,配备了空调、饮水机、鞋套机等便民设施,我们信教群众也越来越有幸福感。”

两个小时后,孩子正式上场。坐在轮椅上的,歪着脑袋;唱“do re mi”的,跑了声调;男孩马晓天坐在正中间,神思像飘到了会场之外。

还有一次,孙玥跟老公吵架。半夜儿子被她的哭声吵醒,就把小胳膊伸过来,让孙玥枕在小肩膀上,他摸着孙玥的脑袋说,“妈妈别哭啦,快睡”。

阿布都西克尔·热合木都拉表示,前几年,自己亲身见证了身边的几名群众因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有的把进清真寺参加正常宗教活动的信教群众视为“异教徒”,有的不让自己的孩子上学,有的宣扬“圣战殉教进天堂”、参与暴恐活动,有的不与亲人来往、不孝敬老人、不抚养孩子等等。“如果继续任由宗教极端思想肆无忌惮地搞下去,新疆还会有明天吗?新疆的各族群众还有幸福生活吗?”

“行者计划”还聚集着一批志愿者,他们教孩子练习武术。这些脑瘫孩子,面对校园霸凌,是弱势中的弱势。肢体条件好一点的孩子有必要学习防身。孙玥那些开武馆的哥儿们给了几个免费名额,一星期给孩子们上一次课。

孙玥的老公是东北人,他来北京奋斗快20年,终于有了车、有了房。两个多月前,他决定辞职,全职带儿子。

今年88岁的朱家恺教授,是我国显微外科的奠基人之一。从1947年考入中山医学院至今,已从医从教72年。他曾任中山医科大学副校长、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院长、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等职务,先后获中国显微外科终身成就奖、中国康复医学会修复重建外科专业委员会终身成就奖。

孙玥坦言,做“行者计划”,她自己有私心,她想让身边这些资源有效地调动起来,将来在她没了的时候,它能继续运转,代替她继续护佑着儿子。

此外,交通运输部定点扶贫四川小金、黑水、壤塘、色达四县,对口支援江西安远县,牵头联系六盘山片区。十八大以来,已累计投入车购税资金超1000亿元支持帮扶地区交通扶贫。目前,在定点扶贫县中,小金县已于去年摘帽,剩余三县目前也达到了摘帽标准,正在接受验收检查。对口支援的安远县也已摘帽。六盘山片区61个县中已有25个县摘帽,计划2019年底再摘帽29个,2020年解决最后7个。

朋友说孙玥像个打不垮的女战士,孙玥说自己只是一个为了儿子“重出江湖”的普通母亲,帮助脑瘫的儿子“做个正常人”是孙玥的梦想,她家墙上贴着一句英文,翻译过来是一句很俗的句子,也是孙玥正在做的事情:“为了更好的未来去奋斗”。

开始,他腿都掰不开,现在他能扶着助行器行走了。孙玥觉得,儿子恢复得这么好,算是个小奇迹了。

新疆伊斯兰教协会专职副会长克然木·阿不力孜表示,新疆是中国的新疆,维吾尔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任何离间我国民族关系、遏制我国发展的图谋都注定难逃失败命运。我们新疆各族人民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意志坚如磐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步伐不可阻挡。

孙玥跟他商量,200块钱只能吃一次烤肉,如果去吃驴肉火烧,俩人能吃5回。最后,母子俩吃了仨火烧,喝了一瓶北冰洋,再加一碗小米粥,一共花了30多元。

儿子出生后,孙玥好几年没跟朋友联系。一是怕给朋友找麻烦,二是觉得丢不起那人。

今年,“行者计划”启动满四年,孙玥举办了一个感恩答谢会,为了准备大会,她每天凌晨三四点睡,八九点又被电话吵醒,一忙一整天。她有个“秘书”,是一个网络小说作家,平常有什么事,她总让别人找“秘书”,整得煞有其事,其实“秘书”也是志愿者。

“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新疆事务纯属我国内政,决不允许任何外部势力干预。”新疆伊斯兰教协会会长、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院长阿不都热克甫·吐木尼牙孜说。

“据我所知,我们村里的学员都实行寄宿制管理,可以回家,有事请假,可以随时和家人、朋友通信通话。”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巩留县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巩留县吉尔格朗乡奥夏干德清真寺伊玛目艾斯比顿·赛买提说,“学员们经过培训后,就像换了一个人,讲礼貌、爱劳动、讲卫生、知法守法,不光摆脱了宗教极端思想的束缚,还找到了满意的工作。正是教培中心及时把学员从违法犯罪的道路上拉了回来。”

脑瘫孩子的家长很敏感,孩子受到外界一丁点欺负,都能激起全身的战斗力。

孙玥坐在地上一边给儿子喂水,一边哭,旁边有俩提着大桶的农民工兄弟,他们穿得破破烂烂蹲在角落。见孙玥在抹眼泪,他们把那个“好位置”让给了她,说那里不挤。接着,居然有人给孙玥递钱,把她当成了乞丐。让人唏嘘的是,她以前的工作就是跟拍那些地铁乞讨的人。

2015年10月“行者计划”正式启动,为像晓天这样的脑瘫孩子提供志愿服务。他们的服务内容做得很细,孙玥有亲身经历,知道一个脑瘫患儿家庭会面对什么,“行者计划”希望为他们分担最实际的问题。

现在,孙玥的网站有近100位公益律师,家长如遇到与孩子自身权益相关的法律问题,直接把问题发给她,她转给律师。

孙玥和丈夫去过国外顶尖的康复机构,也试过中医的针灸按摩。每次听说新的疗法,她就去试,到现在,扔了140多万进去。

去年,孙玥抑郁情绪较严重,想过跳楼。当时那个点,孙玥感觉自己必须跳下去,否则日子没法继续,有一股劲儿憋着出不来。最后,她去跳伞、蹦极、玩冲浪车。蹦完以后,感觉好像也没啥大不了的。

阿不都热克甫·吐木尼牙孜说:“今年以来,我接待了40多批国外来宾,他们纷纷对设立教培中心这一做法给予高度评价,对新疆的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点赞,认为新疆不仅很美丽,而且很安全。”

康复对孩子来说很辛苦,俯卧撑,一天要做1000个。拉腿、练腰,每项都上千个。小家伙刚去的时候累到哭,现在嘻嘻哈哈的,跟玩似的,小胳膊上的肌肉都练出来了。